关于ofo惨败的故事已经重复了20年了。

发布日期:2019-09-27

    资料来源:艾凡纳作者:李超凡。据估计,在中国最长的队列是押金由ofo退还的队列。昨天的ofo页面显示,网上排队的人数已经超过1000万。总部的押金退还小组也从五楼排成一排,从大堂一直延伸到大楼入口处的道路。该矿床可能高达19亿,这可能是最后一根稻草粉碎。在昨天的一封内部信中,ofo的创始人戴伟承认自己处于“痛苦和绝望”,这实际上是一封公开信,向排队退还押金的1000多万用户承诺,他“对我们欠下的每一分钱以及支持我们的每一位用户负责”。在操作中,“一美元应该分成三美元。”过去两年,ofo仍然担心如何花掉巨额资金。根据财经部的消息,ofo的前台是由猎头公司招聘的。这种疯狂的烧钱行为不能完全归咎于此,其背后是默许和提升资本。一位共有的自行车投资者在接受《财新周刊》采访时说实话:商业运营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融资,是相互拖累致死,这不是一个真正的商业模式。这种“为用户烧钱”的互联网商业故事,其实已经重复了20年了,ofo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互联网泡沫“为用户烧钱”是如何破灭的?从净汽车补贴战争到共享自行车战争,资本愿意不断地向那些无法盈利的初创企业投钱。他们都希望通过烧钱来获得市场规模,最终垄断并再次赚钱。市场什么时候停止要求初创企业盈利的?首都嘉年华可以追溯到1995年,当时网景被列为互联网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网景的股价在上市第一天就翻了三倍,市值接近30亿美元。第二天,《纽约时报》写道:“无论发行规模如何,它都是华尔街有史以来表现最好的股票。作为一家技术互联网公司,Netscape只用了16个月就上市了,而微软则花了11年时间才上市。尽管当年Netscape浏览器的市场份额高达70%,但是Netscape一直在亏损,离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Netscape的上市打破了技术公司需要成熟的盈利模式才能上市的惯例,标志着一种新的商业模式被市场所接受:只要资金能够被大规模的用户增长所烧毁,即使它暂时没有赚钱,它也可以继续在一级市场循环资金,在二级市场循环资金。凯特。在Netscape上市之前,当时的资本市场对于那些向用户提供免费产品却没有盈利的互联网公司没有成熟的估价模式。在微软等老技术公司看来,只有可持续的盈利能力才能被称为商业模式。但是Netscape的免费升级策略确实有效,虽然它没有盈利,但它已经被称为“互联网领域的微软”。华尔街以实际行动投票赞成这一模式,给一个无利可图的公司以史无前例的66倍的市值(总市值/主营业务收入)。然而,到1998年,网景浏览器的市场份额几乎被IE浏览器抢走了,其损失仍然巨大。最后,它被AOL收购,并在上市三年后退出市场。但网景模型在创业市场播下的种子已经初露端倪。此时,尚未成为互联网女王的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找到了华尔街大量投资这些互联网公司的理由。1998年,Mary Meeker在《互联网报告》中首次将眼球和PVs作为评估互联网公司的重要指标,指出雅虎每年的访问量应该为4000万,价值100亿美元。这为“为用户烧钱”的商业模式提供了理论支持。“潘多拉魔盒”自问世以来,已无可救药,互联网技术已成为市场最热门的行业。根据深圳交通学院研究部的统计,从1998年10月到2000年3月,纳斯达克市场共有28家公司,涨幅超过2000%,其中25家是科技股。那时,只要互联网公司上市,它们就几乎飞涨。在1999年的117次IPO中,23%的上市第一天就增长了100%以上,VALinux的上市第一天就增长了733%以上。今年,美国457家公司中有308家是技术公司。历史上十大IPO日涨幅中有九个发生在今年。依靠金融支持虚假繁荣,互联网泡沫在2000年开始破裂。美国商业媒体巴伦(Barrons)于2000年对Pegasus Research International进行了调查,发现未来12个月至少有51家互联网公司会耗尽所有资金,甚至亚马逊也只能再维持10个月。调查震惊了华尔街,来自互联网公司的欺诈性金融数据的消息不断出现。随着微软在垄断案裁决后当年4月份的最大单日跌幅,互联网公司的崩溃是不可抗拒的。从2000年3月到2001年4月,纳斯达克指数暴跌68%,500家公司破产,40%退市,80%跌幅超过80%。蒸发的市场价值高达3万亿美元。但是互联网泡沫的崩溃并没有使资本市场更加理性和谨慎。相反,它开始酝酿另一个泡沫。Facebook在2012年上市,亏损超过1000亿元,成为美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IPO。照片:财富,虽然Facebook没有像Netscape那样上市,但飞涨,但一旦低于发行价,不到一半的市场价值在半年内蒸发,但以其丰富的广告收入阻止了下降,今年的市场价值一度超过6000亿美元。Facebook再次向投资者表明,能够亏本筹集资金以换取用户规模的商业模式是可行的。许多企业家继续讲同样的故事。今年,大量独角兽在香港和美国上市,随后科技股暴跌。互联网泡沫似乎又要破裂了。与2000年的泡沫不同,科技股的规模更大。苹果和亚马逊今年的价值已经超过1万亿美元。今年,仅有5只主要科技股蒸发,市值达1万亿美元。此外,当泡沫在2000年破裂时,全球互联网用户数量不到2亿,现在这个数字已经超过40亿,智能手机用户数量超过30亿。互联网不再是一个新的行业,而是逐渐饱和到C终端用户的阶段。《巴伦周刊》的一篇文章引发了二级市场的恐慌。今天,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社交媒体新闻可以在短短几天内使数以千万计的人“运行”。像美孚这样的初创公司甚至还没来得及敲钟就面临灭绝。被高估的独角兽公司是一家长期亏损的公司吗?自1995年网景公司上市以来,这个问题一直备受争议,但事实是,在资本推动下,初创企业的估值正在快速上升。根据《哈佛商业评论》,2012年后成立的公司的估值增长速度是过去13年成立公司的两倍,过去13年也催生了大量独角兽。然而,根据国家经济研究局对135只独角兽的分析,其中65只价值10亿美元,而且通常被高估了。目前,世界三大最有价值的独角兽企业是字节敲打、Uber和droping。这三家公司已经听到了明年上市的消息,但是他们还没有盈利。尤伯已经建了8年,现在仍在亏损。即便如此,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给我们的估值也是1200亿美元。很难说里面没有泡沫。哥伦比亚商学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教授Len Sherman在《福布斯》(Forbes)杂志上写道,尽管Uber想以更低的价格颠覆传统的出租车行业,但这等于将出租车行业带回到一个不受监管的扩张时代,一个被历史证明不切实际的商业模式。今年上半年,亏损超过40亿元,补贴投资高达11.78亿元。顶级风险投资家比尔·格利(Bill Gurley)两年前写信警告投资者投资独角兽时要更加谨慎。他指出,过多的资本流入使得融资更容易,PPT可以给公司账户带来数亿美元的风险资本,而创业通常不具备上市公司强有力的内部控制和管理程序,从而导致扭曲和不准确。风险被放大了。ofo等自行车企业的共享结果也表明,资本的流入使得共享自行车不再考虑如何通过精细化经营来与竞争对手竞争,甚至不考虑利润。我们需要做的是不断地投资和补贴。无论如何,总会有投资机构,这加速了共享自行车产业的崩溃。正如Bill Gurley所说,过多的资金并不能解决初创企业的盈利问题,但是会引起更多的问题。但是,当企业家受到资本的欢迎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没有时间考虑这些问题。虽然今年的科技股已经经历了几次大跌,但明年上市的几只大独角兽可能是这一轮“为用户烧钱”的高潮,但这也意味着这些独角兽需要证明他们有赚钱的能力,否则它们可能成为新一轮国际米兰的转折点。净泡沫破裂。上次互联网泡沫破裂,但亚马逊和谷歌倒闭,变得更加强大。今天的互联网泡沫可能不会持续太久。谁将成为下一个,谁将成为暴风雨中剩下的金子?